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学术  〉 业界声音

芮明杰: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的创新模式探索

发布时间:2017-11-10 发布来源: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

芮明杰: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主任,“三思派”特约专家。

在习总书记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作为一个后起的发展中国家、一个工业化尚未完全结束的国家,却已经面临着新一轮工业革命,面临着如何赶超发达国家的千载难逢的机遇,此时不光是要发展世界先进制造业群来引领现行产业体系与产业的转型发展,而是如何采取跨越式发展使我国真正从工业大国转变为工业强国。那么跨越式发展模式是什么样的模式?

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规律与模式

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形成和发展究竟遵循什么样的规律? 它的动力机制与培育机制在哪里?成长路径和发展模式又是如何? 这些是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迫切需要解决的理论问题。

国外学者的研究发现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有两个关键要素:一个是技术创新,另一个是政策扶持。

Harfield(1999) 认为政府在新兴产业发展中起辅助作用,新兴产业的发展更多要依靠市场竞争的力量。与此相反Lach(2002)利用以色列新兴产业的数据研究发现政府资助刺激了小企业研发投入有利于新兴产业中小企业快速发展。Pohl ( 2005) 探讨了日本产业振兴合作组织( Industrial Revitalization Corporation of Japan )与市场的关系,认为该组织在海洋新兴产业的扩大和再生产方面不能达到预期目的,强调市场调控的重要作用。Ellison 和 Glaeser(2010) 也指出有利于产业发展的金融、财政、税收政策的引导是保障和促进新兴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手段。Lovdal 和 Neumann(2011)对一些和海洋新兴产业相关的企业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企业认为能制约海洋新兴产业快速发展以及商业化的因素主要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资金;二是政治上的支持。这两大类的影响因素又可以分为许多方面,其中包括替代品的价格低、生产许可证难以得到、评估系统缺失等等。

国内学者对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规律及发展模式的探讨更多是从产业内在要素、机理的分析,探寻产业特殊的发展规律与路径。

龚惠群、黄超和王永顺(2011)指出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规律主要表现为四个方面:一是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成长要基于原始创新,将原创性科技突破的成果转化为标志性目标产品,是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形成和成熟的重要标志;二是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要针对新的产品和技术,创立和运用新的商业模式,引导和培育消费需求;三是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要构建全新技术标准体系,塑造新兴产业业态;四是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要孕育新的产业创新集群。王新新(2011)提出了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的三大动力机制:技术进步、产业结构高级化、改造传统行业。技术进步带来消费需求结构和产业结构分化,是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的直接动力;产业结构高级化利用知识的“共享性”和“溢出效应”提升整体产业的现代化水平,是新兴产业发展的基础动力;改造传统产业推动产业升级,是新兴产业发展的现实动力。包海波(2012)也提出了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培育的三大动力机制:技术研发机制、市场培育机制、制度激励机制;认为技术推动与市场推动是产业发展的两大动力机制,而完善的政策制度体系可以破解产业发展的约束性条件,因此技术、市场与制度的协调互动是世界先进制造业群三大培育机制。桂黄宝(2012)以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为例对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成长动力机制进行剖析,提出了世界先进制造业群成长的四大动力机制——创新驱动、政策推动、需求拉动、市场竞争的“四轮驱动模型”,并指出创新驱动应该始终处于最重要的位置,与其他动力因素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

国内学者对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模式的研究可以归纳为以下三种模式主张。

集群发展模式,即主张通过发展世界先进制造业群集群的方式来形成产业集聚。喻登科(2011)等人提出了以集群协同创新的模式来发展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形成世界先进制造业群集群,这些世界先进制造业群集群可以采取单核、多核或星形发展模式,并建议不同区域要根据不同产业环境、不同经济发展需求应该做出不同的选择。涂文明(2012)也提出了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区域集聚发展模式,指出要从国家战略层、区域集聚层和技术-产业层三个层面进行区域集聚,并给出了突破性技术创新驱动型、产业创新战略联盟型和高新技术开发区升级型三种实践模式。

产业融合发展模式,即主张世界先进制造业群要与传统产业联动、融合发展。熊勇清、李世才(2010)针对我国产业发展目前所面临的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和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培育与发展的双重任务,提出了两类产业耦合发展的解决思路,对两类产业间的耦合关系和耦合内容进行了理论分析,并就世界先进制造业群与传统产业耦合发展的主要阶段及作用机制进行了具体研究。乔玉婷、曾立(2011)从经济发展和国防建设,从军队和地方的角度探索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道路和模式,指出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要面向民用和军用两类需求,依托民用资源和国防资源,服务民用和军用两个市场,走军民融合式发展模式。林学军(2012)指出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可以有嫁接、裂变、融合三种方式。嫁接式是指的新兴产业的发展主要是依靠高新技术,企业进入全新的、独立发展的领域,如90 年代中期嫁接于互联网的“.com”这类的网络公司。裂变式即通过高新技术应用于当地的传统产业,在设计、制造或原材料等,产生某个方面的新分工,从传统产业裂变出新的产业出来。融合式指的是高新技术全面与传统产业结合,在设计、制造、原材料、销售等各个方面,全面提升本地区具有优势的传统产业。

创新驱动发展模式,即主张从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来推动产业创新发展。王利政(2011)从技术生命周期和技术水平的国际比较优势的视角,分析了在起步、成长、成熟等不同阶段发展战略性新型产业所适宜的模式,同时指出从产业核心技术水平在世界的位置看,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模式可有技术领先的发展模式和技术追随的发展模式进行选择。刘志彪(2012)指出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应避免成为新的低端“加工制造业”,并从全球价值链( Global Value Chain,GVC)视角构建了一个基于“链”的分析框架,从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服务链和生态链这五个方面,寻求推动世界先进制造业群高端化发展的政策取向和措施。申俊喜(2012)主张当前发展培育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应当坚持“研发优先,技术驱动”,而非“投资驱动”,以强大的研发能力去支撑核心技术实质性的突破和自主知识产权的获取,才是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健康成长和发展的关键,并指出要创新产学研合作的组织模式,要根据世界先进制造业群不同发展阶段的特点,明确产学研合作的目标定位与发展重点,而且应该科学地制定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技术路线图,增强企业技术创新的积极性和能力。

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的“跨越”模式

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的跨越式模式,就是通过自主创新直接把握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价值链高端,发展附加价值高收益大的环节,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从而成为该产业价值链的控制者,同时能够引领其他相关产业转型升级的创新模式,这个模式我们也称之为“三高”模式。这三个高的内涵为:

1)“产业高新”首先指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以当代高新技术为基础,代表着未来产业革命的发展方向;具体应该有三个方面的特性,第一,所发展的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在核心技术、关键工艺环节上是高新的,属知识密集、技术密集;第二,通过发展这样的产业具有技术与知识自主创新的能力,而且是国际领先的创造力;第三,所发展的这样的产业具有强大的战略引领性,能够引领其他相关产业技术进步,产业调整升级,产品创新。

图 产业高新

2)“产业高端”是指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具有高级要素禀赋支持下的内生比较优势,因此处于有利的产业价值链竞争位置。产业高端的内涵可以从三个方面理解:1)高级要素禀赋,指要素禀赋从传统的资源禀赋到知识禀赋,而知识禀赋在企业多体现为在核心技术和关键工艺环节有高的技术密集度。如目前ICT产业中的云计算、物联网等;2)高的价值链位势,如制造业价值链形如“微笑曲线”,高的价值链位势就是在“微笑曲线”两端,而动态维持高价值链位势需要具有高的自主创新能力;3)是高的价值链控制力,从在价值链上所处的环节位置判断,实质就是对价值链关键环节——核心技术专利研发或营销渠道、知名品牌等的控制力,高价值链控制力对于产业也具高战略引领性。

图 产业高端图

3)“产业高效”是指世界先进制造业群资源配置效率高,具有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产业高效的内涵也有三方面的内容:1)高的产出效率,如单位面积土地产出效率、人均产出效率等;2)高的附加价值,如利润率高,工业增加值率高,税收贡献大等。3)高的正向外部性。指产业与环境和谐友好,生产过程产生污染少、符合低碳经济要求,还有就是对就业的促进和产业链上其他企业的带动作用等。

图 产业高效图

跨越式发展模式的内在逻辑和特征

世界先进制造业群高新高端高效的“三高”发展模式,可以从其内涵层面梳理了3条横向对应关系,就是从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占领高端到实现高效的内在联系和逻辑关系(见下图)。对这3条横向对应关系的把握可以帮助理解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的目标和实现目标的路径。

图 世界先进制造业群“三高”逻辑图

1)高技术密集度—高级要素禀赋—高产出效率。高技术密集度是高新的重要特征,高端则相应的必须以高级要素禀赋为基础(表现为资本密集、知识密集和专业化人力资本);高效则体现为资源的充分利用,产出效率比较高。高级要素禀赋是产业高端的核心特征。企业掌握核心技术和关键的工艺环节、品牌营销,相应的必须以高级要素禀赋(知识禀赋等)为基础才能实现,高级要素禀赋具有实现高产出效率的前提基础和条件,而且也必须实现高产出效率才能实现产业高效,这也是市场经济下企业经营的主要目标。

2)高战略引领性—高价值链控制力—高正向外部性。高战略引领性,意味着具有产业发展的前瞻性,能够带动产业的升级和转型;具有较高的价值链控制力,具有一定的价值链治理权;能够发挥知识溢出效果、产业关联带动作用,以及有助于形成低碳、循环经济、环境友好的产业生态系统。高价值链控制力是产业高端的表现特征。高价值链控制力带来的高战略引领性意味着具有产业发展的前瞻性,能够带动产业集聚发展和产业的升级,对价值链的控制意味着对产业的关联带动作用,以及形成和谐的产业生态系统和产业发展环境,也就是产业发展的正向外部性影响,这些也是产业高效的内在要求。

3)高自主创新能力—高价值链位势—高附加值。高自主创新能力意味着掌握一定的核心技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并且必须处于较好的价值链竞争位势,才能获得高附加价值。高价值链位势是产业高端的重要判断标准。意味着在关键价值链环节的把握,可以发展出关键技术工艺和供应链品牌环节的优势,这就使产业和企业处于较好的价值链竞争位势,获得高附加价值也就顺理成章,而且也必须转化为高附加价值才能实现产业高效。

通过跨越式发展,希望中国的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形成在全球价值链控制力、自主创新发展能力及空间集聚发展能力等三个方面均领先的革命性产业(见下图),实现从现行产业体系向现代产业体系的全面升级,抓住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伟大趋势,实现我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图 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竞争力

世界先进制造业群作为我国未来的重点发展对象,被寄予了推动科技创新、产业转型,实现经济新一轮增长的厚望。我国将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置于国家战略的高度,是为了在新一轮的全球产业革命和科技革命中抢占制高点,体现了四个方面的意图:

通过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整体提高我国的自主创新能力,即把经济发展的模式从长期依靠要素低成本转换到依靠创新驱动的轨道上来。

考虑在中国资源环境约束的前提下,通过发展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

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我国面临全球性产业结构调整和科技革命的问题。

把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和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结合起来。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方向之一便是世界先进制造业群,世界先进制造业群发展提供的产品技术和服务为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提供了重要的支撑。

相对传统产业来说,民营资本在世界先进制造业群中的生存空间更大。从我们对世界先进制造业群调查分析的结果来看,我们可以看出,民营企业占了沪深市世界先进制造业群上市公司的比例近一半,尤其是民营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与节能环保产业。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世界先进制造业群民营上市公司发展的现状成果:产业迅速成长,门类不断增多;产业创新能力不断提升,竞争力增强;部分产业规模优势明显,具有一定的竞争力。

然而,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战略性”地位,决定了国有企业必须在这一领域有所作为。国有企业拥有强大的资本实力,先进的创新科技。虽然我国世界先进制造业群民营上市公司发展迅速,但目前仍面临着一些制约企业发展的因素:1、资金短缺,在产业化的各个环节,缺乏资金支持;2、新兴产品和服务成本偏高;3、基础设施不完善;4、创新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5、高素质的人才资源匮乏;等诸多瓶颈问题使世界先进制造业群民营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受到了较大的限制。因此,不仅需要市场的力量,还需要政府为世界先进制造业群民营企业创造宽松的政策环境,并提供研发资助、激励性补贴等支持。同时也要高度关注世界范围内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态势和走向,从中找出值得借鉴的地方:

1立足国情,作出发展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深度选择。

2构建良好的政策支持体系,促进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

3政府应在竞争前提供研发资助,做足前期准备,为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发展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

4掌握关键核心技术,赢得世界先进制造业群持续发展得主动权。

5完善法律监管体系,加强金融监管规范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尽量剔除非市场因素,保障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健康发展。

6政府可以提供一些示范项目,吸引消费者,以促进产业化初期世界先进制造业群的产品市场的打开。

文章观点不代表主办机构立场。

分享到: 更多

版权所有©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

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1525号技贸大厦10-11楼    电话:(021)64381056

传真:(021)64381056   Email:siss@siss.sh.cn    邮编:200235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155号